在大理走路线和旅拍的设计师
微信号:kos2009
微信公众号:KOSSS2014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人一直都在变

这就是为什么不变的东西

那么可贵的原因

比如钱和金子



在大理两年,最大的变化就是白发骤增。当金牛遇上水瓶,金牛注定是最心累的那个。眼下,大多亲朋最关心大卡和我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去留问题,在大理?离开大理?若留在大理,何以生计?一反从前,对于这个问题,金牛的我竟不会愁绪万千,反而多了一些淡然。那么,今天我“官方地”跟大家聊一聊我们和大理的故事吧。前方干货,建议以下人群可以拿出笔和本子做note:向往诗与远方的人;对工作现状不满想辞职创业的人;天马行空不知道该干啥的人;一贫如洗又不甘朝九晚五的人……看完以后,你们肯定会能量满满地……


滚回去上班(捂脸)



2014年光棍节期间,大卡和我约我闺蜜Mo(当时单身)一起去摄影家田老师在大理的客栈(即大理本色)度假,顺便缓解一下当时在城市里的焦躁情绪和造人不成功的压力情绪。现在看来真是too naïve,人的境界与高度真的会随着遇到的磨难逐步提高,那时候的焦躁跟现在面临的去留问题真的是月朗星稀云淡风轻。我大概描述一下当时的焦躁缘由,于大卡,就是一种无所事事的空虚;于我,就是一种无法突破的空虚。


大卡当时是厦门一家规模不小官僚似国企的房地产私企的设计总监,主要负责项目的推广平面广告这一块。用我的话就是,他已熬过没日没夜加班的设计执行狗的苦逼三年,终于过上每天四处泡茶的老年人领导生活,然后他说,房地产这个骗人的行业我不干了!(当然这都是在他迷上大理美好的自然风光和包容的人文环境以后撂给我的话,听起来怎么都不是一个辞职的好理由,先不作评判)而我呢,供职于厦门最好的国企之一,做的是出口业务,大学毕业以后的青春全在这里。


关于辞职,我一直都是摇摆不定的,一是这样的企业可遇不可求,二是经过几年的努力,我已经有非常稳定的业务和很可观的业务利润,我的强项是英语和交际沟通能力(虽然情商实在低,但是我是以真实不说假话著称的……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花火*嘿哈*),我的工作能充分发挥我的优势,又可以规避我的弱点(因为主要是跟老外接触,没有那么多虚与委蛇)。然而,这么完美的工作最后我还是辞掉了,最大的原因就是我有一个处女座的领导,他的一些理念我无法完全认同,所以已到山顶想要再有突破很难。但是回头想想,他真的是我的伯乐,在我最彷徨的时候培养了我。也是得亏他,我才能这么快的成长起来。


敲黑板时间:对工作不满,分清是工作本身的问题还是工作环境的问题。工作本身应该服务于生活,即工作是为了更好地生活,如果每天七个小时的工作不仅没有给你的生活带来更多轻松的可能(经济上和精神满足上),在找好下家的前提下(原则上不裸辞,有一些特殊情况除外),果断辞职。工作环境主要指周围的人际关系,像我这种情况当时其实很多解决办法的,比如换部门(破釜沉舟),或者在稳稳的正职收入下做一些副业(因为业绩好,部门有给我配了0.4%的股份,我离职第二年当年分红就是税后12万,金牛座感觉不止错过了一个亿)对于人际关系,我有一个绝招,就是在不损害自己原则的前提下,尽量愉悦他人。演戏也好,当做游戏也罢,不过我大多时候做不到……


开客栈两年后,我发现,以前遇到的以为素质很渣的人都不算人,哦,是不算渣……但是,像大卡那种情况就不好解决了,他说,有一些事情现在不做,以后就不会做了,然后后悔一生。于是,连“房地产行业骗人”这种小孩子都觉得好笑的理由也能拿来辞职。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如果有一件事情在你心中一直萦绕,就just do it吧!这个,也不算裸辞,算创业,如今,我们算创业失败。*微笑*



我们来大理旅游的第二天晚上,我正在卫生间洗脸,大卡在房间里幽幽地说了一句,我们来大理吧,开民宿。我想也没想就应了一声,好啊!他嗖的一下窜起来:真的啊?我一脸不屑,当然是不可能的啊。就这样,在大理的六天里,他时不时就拿这个想法来麻痹我。


离开大理的头一天,我经不住他的软磨硬泡,表面配合的样子陪着他去物色房子,当然,我心里一直默念,千万不要有合适的千万不要有合适的……直到看到了它(五觉的白房子)。砖混结构,破烂不堪,静静地立在洱海边上。我幻想它亲历过多少次洱海上的日出,见证过多少次洱海上的明月,它门前的树在大理的日光雨露中抽过多少次芽开过多少次花结过多少次果……而这一切清风明月春华秋实,或许很快就会属于我和大卡了,而那拥挤的城市生活终将离我们而去……


不不不,我突然摇醒自己,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这一贫如洗的生活我才不要!于是,我在大卡面前细数着这房子的缺点,比如装修费高,位置偏,有拆迁的可能……然而,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他对大理的向往,揣着对未来的规划和房东的电话号码,大卡极不情愿却又打满鸡血地跟我回了厦门。我以为回到厦门的他,会被厦门的生活拉回正常状态,会因为朋友的劝阻而三思其害,事实证明,这都是痴人说梦。一个星期内卖房,一个月内辞职,活跃于各种文艺和创业组织的大卡每天为了他的大理梦笔耕不辍地写文字,画草图。回到厦门的我,还在祈祷房东抬价或者不愿出租,或者任何事情发生,只要能阻止他去大理的脚步……但当我看见他眼里的世界再次生机勃勃如同初见时的那个大男孩时,我心里无比清楚地知道,大理这一站是必须去了。


拥挤的招人烦的城市突然在即将离开时变得可爱。我们相识的鬼洞一般的明发商业城变得亲切,看着那静止的摩天轮往事一幕幕再现;二市的花市,公园东门的老别墅,思北通往中山路的一长串老店,变得意味深长;鼓浪屿的每一处鸟叫,每一声花开,全是我们恋爱时候的痕迹;连国贸大厦也变得楚楚可怜,以后大堂里不会再有等女孩下班的男孩,即使有,也不是那一个瘦瘦的拿着长柄伞的黑框眼镜男孩了……



这一路,他只顾向前,关于过去关于未来,他全然不顾。于是,他先去大理,我必须要考虑我们以后的生计,也就是钱。以后,我们就是没有固定收入的两个人了,所以,我要拿了年终奖以及公司的福利以后才能辞职。大年初七,开工第一天,我给领导递上了辞呈。现在想想,满是歉疚。领导当然不从,给了我三个月的时间缓冲,最后发现我去心已定,也只能一声长叹。其实,并没有这么悲壮,这就是文字的虚假之处。*奸笑*当时辞职的时候就一个感受,爽!这种爽值在领导挽留你而你决意要走时达到峰值,然后如下抛物线一样骤减,最后趋于零。所以,要靠辞职来获得情绪解脱的朋友,可以考虑换个出口了。幸福和快乐是反面的,短暂的,只有痛苦才是正面的,因为快乐于记忆是不深刻的,痛苦反而深刻,不痛苦的状态才是常态,是我们应该追求的。


越说钱感情越深。大卡和我卖掉房子加上仅有的一点存款刚好是五觉的启动资金,当然还有几个天使投资人的帮助。但是能不能赚钱,能赚多少钱都是未知数,在大理几个月后,我就开始惶恐了,因为当时也怀上了窈窈。开民宿赚不了大钱,这是我们来之前田老师就告诉过我们的,但是讲私心,虽然大卡没有抱着赚钱的幻想,可是我还是很希望能多赚一点的,至少不能比两个人上班的收入还要少吧。


现实是骨感的,五觉的装修花费了三个月,我们从七月中旬开始对外,刚好碰上旺季,到第二年四月因故结业,中间九个月有幸经历了所有的旺季,我一算账,不好,还不到上班收入的三分之一。五觉转让出去没有亏本,这一点是我很欣慰的。


说到五觉的转让,也是听者流泪的故事。整个五觉一砖一瓦一棵树一枝花都是大卡辛苦设计改造的成果,特别是三楼的玻璃天台,可以说是大卡设计的灵魂“天马”要“行空”。政府隔三差五地来规劝或者胁迫我们拆除天台,说我们不符合白族建筑风格……最后,拆掉天台,我们的心也就缺了一个口了。后来,又一而再再而三地来要求白房子画花,做飞檐,垒青瓦,于是我们一咬牙就将五觉转让出去了。一个星期内就转让出手了,我看着眼里泛着泪花的大卡,抱着怀里刚满月的窈窈,说,五觉还会有,只是不会在这里了。


当时,我劝大卡回厦门,大卡满是不舍,我想这样的政府没有一点包容性,指不定以后会干出什么事情呢。本来计划回厦的我们,后来又阴差阳错地把大理本色客栈的一半股份转让过来了,果然,这样的政府今年以保护洱海为由关停了洱海边两千多家客栈,其中就有我们的本色客栈。说到这里,关于在大理创业开民宿,我们是彻底失败了。只是这时,我的心态竟然变得无比的健康了。这一点是我即使继续上班十年也不能到达的状态。


敲黑板时间又到了:创业没那么容易,现在是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人们在满足了基本需求以后开始追求多样性和个性化的服务,所以很多新的服务产业也在兴起。个性化民宿就是这时的产物。总结我们的创业失败,我想告诉大家,不要一次性投入太多,像我和大卡这种倾尽家财来创业是非常不可取的,可以尝试众筹的模式。最好是在有正职收入的情况下,先试水,等副业稳定了以后再辞职。如果非要辞职创业,首先要做好自己的保障,因为上班的时候,五险一金单位是帮你交齐的,所以,辞职以后,一定要自己买好社保,然后配备合适的商业保险(顺序是意外险,重疾险,医疗险),合适的意思是指要根据自己可能创造的收入来衡量,千万不要为了一次性买全而导致保费过高,以后交不起保费。关于商业保险,就一条我一定要说,千万不要买可以分红的保险!!!(土豪除外)。不是上班的状态,可能收入不会有以前那么稳定了,赚钱的时候一定要居安思危,未雨绸缪(这点我深刻地领悟到了,虽然并没有执行好),做好理财,万不可像大卡一样赚一个用一个!!在金钱方面,大卡永远都是反面教材。


为什么我现在能坦然面对客栈关停投资泡汤的事实,因为在大理的两年,我真正地直视了物欲的面容。其实,生活本来并不昂贵。在大理,一月两千就够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开支,即使我们回到城市,这个数至多三倍。像小森林里那样的生活,过个一两年本身既无邪也无害呀。也许有人会说,那是影视创作里的生活,不是现实,对啊,一个奢侈品给于一些人的满足可能或多或少等于炎夏夜里一碗冰米酒的满足,而且还有蟋蟀唱歌作为赠品。每个人获取幸福和满足的途径本来就大相径庭。现在说到不得不裸辞的特殊情况,就是给自己一个gap year去学习去经历,去尽可能地接近自己,甚至最简单地回归山林,但是一定要给自己一个期限,说不定会有惊喜,一定会有惊喜。



这几日我们在大卡的老家静静地呆着,我竟喜欢上了这个小村子。跟大理一样的田园生活,只是多了十分的宁静,因为村子里的人大多出外务工了。还有,这里可以吃到好吃的海鲜,而大理没有。


有一年我去台湾买了好多本书回来,其中有一本书叫《半农半X的生活》,作者提倡的是一种回归务农的生活,自己插秧种菜,自给自足,很是惬意。而X的那一半就是利用自己的技能回报社会。作者是日本人,这种生活早在九十年代就已经被日本提倡了,到了中国最近几年才开始有人做这样的事情。想想大卡是顶适合这种生活的,他会农业的知识,我不会。他有X的技能养家糊口,我没有。*撇嘴*我跟大卡说,要是大理那边客栈最终无法继续,或者我们厌倦了大理政府的阴晴不定,我们就回来过小森林的生活一年半载,半农半X吧。他甚是乐意。当然,现在只是说说,不过生活有很多种可能,当下是最好的选择。我不禁抬头看了看大卡,发现,他的白发也骤增了不少。



以上文字出自麻雀

接下来是大卡的废话:

说到文字,我这个逻辑学负数的人自然就没有麻雀这么有清晰的思路。她一直是我坚强的后盾。我一直向前找寻我们的理想生活。她一直在后为我解决这个路途中的钱能解决的问题。我们在一起8年有余,在这儿再次感谢你。虽然,这次的文章是以一次在太阳下给你洗头换来的,但是真超值。就是我能遇见你一样。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新房子的整体和细部

远处的就是尖山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小伙伴的老房子细部

她说她有10年多没有看到了

我拍下发给她

她说她会珍藏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族人在村里的几棵老树下

规划着建新房子服务族人

毛坯已成

大卡和族人交流

没有设计思路


青虫在树下散步

尖山在老树中的模样

都很美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涓涓清流

花与白蝴蝶

青石板

农事老物件

零件常新

庆幸家乡还在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乡音仍在耳

后院花果香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大卡父亲买给儿时大卡的玩具——艺术狗

在大卡奶奶完好的保存下

成了女儿喜爱的玩具


穿着姑姑衣服

坐在太奶奶的嫁妆椅上

吃奶奶煮的饭

那幸福感

真是金钱造不出的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生活从来不会伤害用心经营的人

即便现实很残酷

我们还有爱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 大卡与麻雀 - 小森林的五觉庵


我的小理想國


评论
热度 ( 2 )

© 大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