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理走路线和旅拍的设计师
微信号:kos2009
微信公众号:KOSSS2014

强奸犯—没有计划的连载(三)


强奸犯—没有计划的连载(三) - 大卡与麻雀 - 大卡与麻雀

 

 (没计划的连载,我也不知接下来会把故事说成什么样)



(一)皮毛

(二)老锁匠


(三)强奸犯


丛花很漂亮,身材匀称,笑起来像天仙,可惜她是鱼贩的女儿,总是满身鱼腥味。她每天凌晨要去夕阳港等待渔船捕鱼归来,她在渔船上挑选前日老主顾定下的渔货,这是他们林家特有的服务方式。她在每个月那么几天凌晨醒来都会先精心打扮一下,今天就是。


渔船回航,今天又是满载而归,掌舵的船老大加足了马力。此时,平安喜欢坐在船头让海风刮去一晚的劳累。天气很好,月亮才从东边升起,那正是他们回家的方向。船老大看着平安发笑:“春心荡漾。”


丛花轻轻地关上了家门,打开电筒往夕阳港的方向走,她家到夕阳港徒步要20分钟,今天她没有骑被父亲弄得满是鱼腥味的三轮车,何况有人会送她回来。丛花知道一条捷径,从无人看管的番人墓园穿过,10分钟就能到。墓园安静地可怕,丛花从来没觉得。


东方的海平线出现了灯光。船老大还是老样式欢呼起来:“平安回家咯。”这是一艘不大的渔船,船老大只有一个船员,他领养的儿子。船老大领走平安时,还有他襁褓了的一封短信。

孩子本不应该出生,希望有个人家可以收养下他,拜托了。——不配做母亲的女人。


丛花感觉有人在摇它。她无法睁眼,全身酸痛,下体隐隐作痛。她好不容易睁开了眼,光刺眼得很。那人摇她的肩膀:“丛花,醒醒。”丛花终于清醒并看清眼前的人,他是志野。


平安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小时候总有孩子在他背后指着他笑着起哄。船老大在他稍稍懂事时就告诉他,母亲肯定有他的苦衷。他总是赌气地说:“我是海的儿子。”船老大总会抱起他往海里扔,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他抱不动平安了。


丛花的下身一丝不挂,被志野的外套盖着。她被强奸了,她只知道结果,还有开始时自己颈背部受的重重一击。

丛花奔溃,她开始痛苦起来。幸好有志野在,他抱紧她劝慰她,她才慢慢平静下来。他鼓励她报警,她退缩了。

志野一直在追求丛花,丛花爱着另一个男人。


船靠岸了,平安他们是最后一艘回来的,但还是有很多手电筒靠近了船。平安没有等来她心仪的女孩,船老大也纳闷起来,上个月倾盆大雨下还能看见她满身湿透的样子。

满船海鱼很快被抢空了,平安失落地在船头发呆。


丛花和志野在两个月后举行了婚礼。丛花的父亲无奈答应了婚事,女儿未婚先孕,他眼里的败家子志野也登门认罪。丛花的母亲是个智障,她拍着手笑着对丛花说:“我要当外婆啦,我要当外婆啦...”

志野的父亲海喜为他还清了欠下的赌债,并将夕阳岛的一个冰库送给了他们作为新婚礼物。并告诫他要好好待丛花:“她是个好姑娘。”

志野在婚礼上喝醉了。


平安跳入海中,他需要安静下来。海喜发了喜帖给船老大,他们是哥们,确切地说海喜是船老大的老大,当时,他们还是为了女人砍人的黑帮分子。

平安想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不和他见面了,然后怀孕结婚。她一直在拒绝志野的表白,她不喜欢他。但事实是他们结婚了。

丛花在这片海边曾对他说,她如果生个女儿就叫琼。平安问她,如果是男孩子呢?她笑着跑开说,不告诉你。



“我要一杯百香果汁。”她指着风屋黑白招牌最便宜的饮品。

“这也是我最喜欢的。”风从篮子里拿出一颗百香果往上抛,"我一般不加糖,你呢?"

“加一点点。”她淡淡地回复,“听说风屋会给客人画人物漫画?”

“是的。"风将百香果汁从吧台推到她面前,“你叫什么名字呢?”

“叫我小琼就好了。”她付了百香果的钱。

评论

© 大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