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理走路线和旅拍的设计师
微信号:kos2009
微信公众号:KOSSS2014

La vie en rose | 觉·玫瑰花红糖酱 开售


从川回大理的我,跟家人住别野,每日饮粗茶食淡饭,闲时阳台上看云卷云舒,花下读书林间吟诗,无忙时。(别人眼中你在大理的生活)


而现实中你在大理的生活……与上并无异。只是银行账户里的数字日渐消瘦。某一日,葛优瘫中的我,双目呆滞地透过窗户外绿油油的芦苇望向波澜不惊的洱海,心里一万个X泥马奔腾过大理政府的草原。如此美妙之境,今年再无法与人分享。此时,大卡的Bose音箱(嫌弃脸)里悠悠地飘来Edith Piaf打着岁月logo的歌声“……je vois la vie en rose……”如触电一般,脑回路迅速畅通起来。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麻雀我,Piaf也;我的人...

我们在我的小森林里谈谈钱

人一直都在变

这就是为什么不变的东西

那么可贵的原因

比如钱和金子


在大理两年,最大的变化就是白发骤增。当金牛遇上水瓶,金牛注定是最心累的那个。眼下,大多亲朋最关心大卡和我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去留问题,在大理?离开大理?若留在大理,何以生计?一反从前,对于这个问题,金牛的我竟不会愁绪万千,反而多了一些淡然。那么,今天我“官方地”跟大家聊一聊我们和大理的故事吧。前方干货,建议以下人群可以拿出笔和本子做note:向往诗与远方的人;对工作现状不满想辞职创业的人;天马行空不知道该干啥的人;一贫如洗又不甘朝九晚五的人……看完以后,你们肯定会能量满满地……


滚回去上班(捂脸)...

我们在大理的第一个老院子△阳光星空微风都有的安静处△五觉庵△设计草图

fab和霄窈的互动

他即将搬出居住五年的老院子—日蚀

我们会保留部分日蚀的设计

加入我的创意

麻雀说:终于如你所愿了


我一直希望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院子,最好里面有老木屋。这应该是小时候的我居住在我父亲建造的木屋吧,有那情结。这次,我们找到的老院子不大,在这个我们生活了两年的才村里。我们要感谢田哥,是他先发现了老院子。幸好,他不喜欢住老院子,就成全了我们。我们和房东的签约很顺利。白族人讲眼缘,觉得你人不错嘛,价格就上下一点不计较。


老院子的前住客是意大利人FAB。他将老院子取名【日蚀】。五年租期到了,他选择搬去苍山下银桥镇。我们和他交流,了解他这五年在【日蚀】里做的事:他...

霄窈游 | 官盐产地·火腿很贵·交通不便·没有污染的星空·保存尚好的白族千年古村·诺邓

我们离开诺邓有些时日了。我回味起,还是那盘80元只有几片的薄火腿味。麻雀说她不会再去了。这是我们入住的“黑店”和回程遇见的被滚石砸中的小车给她的伤害。这些都无法抹掉,那份与世隔绝给我们带来的美好。


我们从大理到诺邓用了3个多小时。路程中大多是省(国)道。我第一次不熟悉路况,大多只能跟车行。遇到大货车慢吞吞地爬又不让路只能龟速跟着。你如果也是第一次前往,多预留去时的车程。不慌不忙慢点开。


在诺邓的住宿环境不理想。像我这样随意的朋友,就住下感受吧。像麻雀那样的,就选离诺邓十几分钟车程的云龙县城,那儿会好些。


诺邓依山而建,你一定得爬上山一览诺邓古村,才会体会其...

三人(跨省自驾)行


花了两天时间鸡肝鸡肝终于是快到麻雀老家了

麻雀说

那些和她说一天就可以从绵阳赶到大理是怎么办到的

我指着前面超速超我们的川车说

川军可不是盖的


其实在中国

行车规则基本如同虚设

这就是中国当代人还不配自由的原因吧

对物质的需求决定了大多数人

大多数人决定社会现状


我们的路线

D1

大理  —(高速)楚雄西  —(山路)牟定  —(省道)元谋  —(后面都是高速)攀枝花  —  西昌

下高速去邛海时走了国道,这段路一路都是村子。我们又是在夜晚行车,基本车速都在30-40公里/小时。后面的司机...

兩寶

錯過的時間

看最近很多人轉發最近雷小趙的成都
你去吸一口冬天的成都吧
咳了幾下
會不會覺得還是來大理

圖為在大理趕馬車的82歲大爺

琥珀上的漁船

呆萌狗想吃天鵝肉的清晨
天上一朵白雲都不開
翻開日曆
今天又是週日了

1 / 77

© 大卡 | Powered by LOFTER